英亚体育官方中国有限公司

冬奥F1!分不清雪车雪橇钢架雪车-坐着躺着和趴着

钢架雪车项目。

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雪车雪橇绝对是最具速度与激情的项目之一。

在长长的赛道上,运动员乘坐雪车或者雪橇风驰电掣,难怪这一项目常常被称作是冬奥会赛场上的“F1”竞速比拼。

雪橇、雪车、钢架雪车这三个项目非常相似,使用相同的赛道,从起点滑到终点,乘坐的滑冰工具长得比较像,运动员穿着也比较像,因此很多人都分不清这三个项目。

我们用一句话就让你秒懂——雪橇:躺着,雪车:坐着,钢架雪车:趴着。

项目简介

提起冬奥赛场上的“速度担当”,非雪车雪橇项目莫属。尤其是速度最快的四人雪车项目,时速可以接近每小时140公里甚至最高可达160公里,堪称冰雪运动中的“F1”。

而雪车、雪橇、钢架雪车三个项目,可以从使用的器材和比赛方式上明显区分出不同。

中国雪车队。

雪车:

雪车顾名思义更加接近“车”的外型,车体由钢铁、玻璃纤维、碳纤维等材料制成,底部有两组独立的滑行钢刃,舵手可以通过车内两个把手控制的滑轮系统驾驶雪车,尾部还装有制动器。运动员在起点推车加速后,跳进雪车内向终点前进。

北京冬奥会,雪车项目将产生男子四人、双人,女子单人、双人共4枚金牌。

雪橇比赛中,选手是躺着。

雪橇:

相比之下,雪橇的器材就显得“简单”许多,只有供运动员坐或躺的撬体,起步后也没有诸如转向舵或制动器等设备,运动员通过腿和身体力量来控制滑行方向。

北京冬奥会上,雪橇项目设置男女单人、双人及团体接力共4枚金牌。

钢架雪车,选手是趴着。

钢架雪车:

钢架雪车的设备和雪橇相似,只是运动员并非躺卧,而是头朝前俯卧在车上滑行,车体同样没有转向器和制动装置,但前后装有缓冲器,中间装有把手,供运动员出发时推车使用,也利于运动员将身体稳定于车体内。

北京冬奥会上该项目设男女各一块金牌。

比赛规则

在北京冬奥会上,雪车、雪橇、钢架雪车三个项目将共同使用位于延庆赛区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赛道,钢架雪车将与雪车共用一个起点。

根据官方规则,雪车和钢架雪车的赛道长度都为1200米到1650米,落差在100米到150米之间。而雪橇的赛道长度为男子1000米至1350米,女子800米到1200米,落差也在100米到150米之间。

由于三个项目都需要重力作为滑行动力,因此器材和运动员的重量都是影响比赛成绩的关键因素。在1952年挪威奥斯陆冬奥会上,就出现过德国雪车队派出4名总体重达到454公斤的“重量级”选手比赛,结果夺冠的案例。在那之后,项目决定对重量给出限制。

每个项目的各个小项都有各自的重量上限,超出上限会被取消资格,而对于重量还未达上限的选手和队伍,也允许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增加配重。

在起步方面,雪车和钢架雪车都是通过先推车助跑,再进入或趴上车体比赛的方式,而雪橇则是需要通过坐在撬体上,先用手拉赛道把手的方式起步,然后通过双手“划冰”的方式来加速。

与此同时,雪橇也是三个项目中唯一的设有接力比赛的项目。接力比赛中,运动员需要在通过终点时坐起身拍击位于终点线上方的接力弹板,才能为下一个出发的队友开启起点处的出发挡板。

历史起源

在雪车、雪橇和钢架雪车当中,雪车可谓是冬奥资历最老的“元老”项目,自19世纪末在瑞士起源之后,1924年首届冬奥会上,雪车就被列入了比赛项目。

雪橇的起源其实要比雪车更早,最早可以追溯到16世纪,现代雪橇的发展则是从19世纪开始。最初的雪车,其实就是由雪橇拼接再加上保护壳而成。第一届雪橇国际赛事于1883年在达沃斯举行,但在冬奥会赛场,雪橇直到1964年才完成冬奥会首秀。

钢架雪车项目的起源和发展也是从一开始就和雪橇运动密不可分。1892年,英国人蔡尔德使用了一架主要以金属材料制作的新雪撬,后来就被命名为钢架雪车,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专门的项目。

但由于其过于惊险刺激,钢架雪车的冬奥会之旅频频遭遇波折,一开始只在1928年和1948年两届冬奥会上亮相,后来就直到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才再次亮相冬奥赛场并稳定下来。

雪车雪橇项目的确具有危险性,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期间就曾出现死亡事故,当时格鲁吉亚雪橇选手诺·库马里塔什威利在训练中不慎飞出赛道,撞到赛道旁的铁柱后不幸身亡。

因此除了佩戴头盔等保护装置外,运动员也需要精确控制自己的身体来保障自身安全。

中国军团

受限于项目开展历史、场地设备、专业人才等原因,雪车雪橇运动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内没有开展,直到2015年以北京冬奥会成功申办为契机,中国雪车、雪橇以及钢架雪车国家队才陆续正式成立。

成立之初,这支队伍只能去国外找场地训练,由于没有设备器材还只能去租。但随着之后的建设发展,队伍变得越来越专业,实力也迅速提升。

平昌冬奥会,中国雪车雪橇项目就取得历史突破,首次现身冬奥会赛道,取得了两个雪车男子双人资格,一个雪车男子四人资格,一个男子钢架雪车资格。

2018年平昌冬奥会男子钢架雪车项目比赛中,耿文强在比赛后向观众致意。新华社记者 白雪飞 摄

在平昌冬奥会取得钢架雪车第13名的耿文强备受关注。2018年11月,他也在钢架雪车北美杯加拿大惠斯勒站比赛中收获金牌,这是中国队首次在国际雪车和钢架雪车联盟主办的比赛中斩获金牌。

此外,如闫文港、林回央等选手也已经崭露头角,来自上海的从田径转项的跨项运动员应清也值得关注。

2019-2020赛季女子单人雪车系列赛德国国王湖站,应清夺得冠军,拿到中国女子单人雪车在世界大赛中的第一枚金牌。

2020年的德国雪车世锦赛上,应清和师妹杜佳妮表现稳定,最终在女子双人车排在第10位,追平中国选手在世锦赛该项目历史最佳成绩。

范铎耀获雪橇世界杯第32名。

而在2021-2022赛季的雪橇和雪车世界杯赛上,中国选手也在不断取得突破,刷新各项目历史最好成绩。

虽然在和传统强队的竞争中,中国选手冲击奖牌难度不小,但在北京冬奥会主场作战,中国观众仍然能够期待中国健儿创造新的里程碑。

Back To Top